• 撒谎的大脑

    2010-09-16

    分类:咨询之道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kysw-logs/75124177.html

    “Scenario 1” Start

    晚上你和朋友去K歌,然后大家超 级high,大家打算回家的时候发现时间已经很晚了,而你回家的需要先乘地铁、再换公交。你抱着试试的想法到了地铁站,很幸运,赶上了最后一班地铁,到站之后你发现公交真的是没了。还好回家的路不远,大概只有2、3站地,最近城管V5,连黑车也找不到了,你刚搬到这边不久,虽然路不是很熟悉,但是还是得一个人往回走;

    平时晚上坐车回来的时候,路上的路灯有很多,但是今天走在路上发现灯光却很稀少,心理有点奇怪;

    走了一会,发现周围的建筑都并不那么熟悉,好像是迷路了,但是又好像没有,因为感觉过了前面的路口就能到了,你加快了脚步;

    真的是迷路了,你发现刚才的路口并不是小区旁边的那个... 这时候,周围一个人也没有,该往哪里走呢,远处仿佛有依稀的灯光,开始冒出丝丝的汗珠;

    这时你定了定神,掏出手机,想打个电话给你的朋友或者室友,“啊”,手机竟然也巧合的没电了,刚刚舒缓的神经又提了起来,“怎么这么背呢”;

    你又一步一步摸索的往前走,想到有灯的地方找人问问路,但是,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是谁呢?” 这么晚了,你有点而害怕;

    这时候最近两天的一则新闻突然闪现在你的眼前,“最近一流串犯在附近的小区作案数起,都是针对晚归的独自的女生”,而且网上还登出了根据目击者口述描绘的嫌疑人的画像。“不会遇到那个流氓了吧” 你的心开始乱了,脚步也跟着乱了;

    一时间,网上的画像已经充斥了你的大脑,你开始往前跑,又不住的回头看,后面脚步声似乎越来越响,那个人也似乎越来越近了,“怎么办,怎么办?” 你的脚有点失控了,你已经不知道自己往哪边跑了,这时你已经满头大汗;

    后面的人越来越近了,你已经看得清后面那个人的影子,不,还有面孔... 就是那个通缉犯,你双手报着包,开始狂跑,一进不敢回头去看;

    突然间,你发现自己跑到了一个死胡同,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你已经抑制不住心中的恐惧,躲在一个大石头的后面,现在的你已经满头大汗... “希望这一切快点过去”;

    就在这时,你感觉有人拍了下你的肩膀,你转过头去,在灯光下,那张和照片一模样的面孔映入你的眼中,就在差点叫出“救命”的时候,那个人叫出了你的名字,你定眼又看了一遍,发现那人是你的室友;

    长出了一口气,精疲力竭的你蹲在地上看着你的室友,回忆着那张照片...

    “Scenario 1” End

     

    就在那一瞬间,脑中的那张通缉犯的脸庞突然变成了室友的面孔,脑海里构建图像在瞬间被另一张所替换,凶狠恐怖马上成了亲密信任。在余悸之后,不得不感叹大脑帮助我们构件出一个令我们自己都深信不疑的通缉犯的面孔,并且在看到真是情景的时候来了一次华丽的切换。

    “眼中的世界实际上只是大脑过滤编造出的谎言”

    任何时候,人都只会选择性的看到、听到、感受到外部的输入,大脑会帮助我们做好这种偏好性的过滤;比如,当听说一个小店之后,发现自己上班路上早就开有一家。

    “大脑帮助构建这个世界”

    未知的世界是无限的,眼见的世界是有限的,大脑会帮我们把哪些未知的空间填充起来,而在我们学习认知的过程中做好“持续集成” 连续的构建着我们脑中的图景;比如,当你看到某些魔术的揭秘之后,再次看到的魔术表演的时候,就能留意到第一次没有留意的细节。

    人体接受到外界的神经刺激,在到达大脑之后,只有很少一部分被处理,脑中的意识帮助我们赋予给他们赋予意义。

    世间的很多事情,不是你看不到,只是你不愿去看到;人总是在一些突兀的事情发生之后,再一次发现自己,重新认识他人,了解人生;或许这就是成长,充满了冒险、自发和不确定;

    01年美国911事件发生之前,就有对于学习飞机驾驶的人产生的怀疑,他只学低空飞行,而且只学起飞和飞行过程,没有降落;但是在质疑背后,FBI认为这时个人是“社会的中产阶级,拥有体面的社会地位”,这样的人怎么能够成为恐怖袭击的发动者呢?

    21世纪并不是所谓的“信息的世纪”,现在能够获取的信息已经太多太多,若何从浩如烟海的信息中发现事物的本质,了解其后深层的动机,这就需要摆脱传统与固有意识对信息的过滤的束缚,来做更多的思考,所以当今世纪个是“思考的世纪”。

    如何更好的思考,就需要了解大脑中的意识是如何运作,请见下篇“意识的深处”

    分享到: